不断通过内部创新和外部合作,提高企业对社会生态的价值贡献,是促进丰巢发展最重要的方法论,没有之一。我们认为,非常有必要将这一系列的思考、探索和实践,分享给有机社区,以达到抛转引玉,共同进步之目的。

案例

星基斯特(StarKist)是美国的一家老牌鱼罐头厂家,你在赛百味吃的三明治,里面很可能就有它家的吞拿鱼。

有一年,星基斯特在调研中发现,越来越多消费者开始在意社会责任感、关注可持续捕捞,于是星基斯特开发出一种对海豚无伤害的方法来捕捞金枪鱼,并在实施新方法后,相应提高了产品售价来冲抵相关的成本。

新产品推出后,结果令人吃惊:消费者并不买帐,产品销路迅速下滑。主持项目的副总裁最后无奈得出结论:消费者其实不愿意为保护海豚而负担额外的费用。(1)

分析

星基斯特真正的挑战,不在于创造一种有益环境的方法并为此额外收费;问题在于,如何重新设置整个商业模式或者投入新技术,让捕捉金枪鱼并保护海豚的方法的成本,和从前比起来,并不大幅上升,甚至和从前一样。

也许,星基斯特应该投资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养鱼场或者海豚基地来保护海豚的生存,也许,星基斯特应该和海洋管理委员会合作而非单打独斗,以更低的成本实现可持续捕捞的目标...总之,星基斯特的目标,应该是将海豚死亡所带来的社会成本最小化,同时降低新方法本身的成本。

遗憾的是,和许多公司一样,星基斯特只想转嫁成本,而不是将其最小化:从经济学角度来看,该公司只是想为“奢侈品”征税,而不愿承担负面的外部效应。于是,星基斯特亳无想象力地把生态损失造成的成本转移到消费者身上,而不是努力将其降至最低。

一个企业如何能通过重 新定义、组织、构建生产和消费过程,打造价值循环,而非价值链,才是保证资源再生、停止揋取当下资源的关键。这才是类似丰巢这样的新型可持续消费服务企业所面临的真正挑战。

思考

  • 丰巢与古农开发的鸡蛋环保包装,和星基斯特案例比起来,异同之处在哪里?还有什么地方能够重塑价值循环?
  • 在宅配订单包材的循环回收方面,丰巢重塑了那些价值循环?部分回收快递订单包材的做法,有什么不足之处,如何改进?

(1)《The new capitalist MANIFESTO - Building a Disruptively Better Business》 - Umar Haq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