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读德鲁克,必有所得。有所悟后的痛苦在于,由此审视待定的具体方案时,往往发现底层的核心问题,仍未得到有效回答。 以下内容节选自《管理未来 》第15章

什么是领导能力

第一个要求,它是一种工作――那些最有成就的领导者对此强调了一遍又一遍,比如说,凯撒大帝、麦克阿瑟将军或者蒙哥马利将军。企业界中的一个例子则是1920―1955年间领导通用汽车公司的阿尔弗雷德・斯隆。

有效领导的基础是对组织使命进行全面思考,并且清晰、准确地界定和建立组织使命。领导者树立目标、明确重点、确定并保持标准,当然,他也要进行妥协。实际上,成功的领导者总是能够痛苦地认识到,他们无法控制一切。但是在妥协之前,有效的领导者必然已经思考过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值得做的。领导者的首要任务就是去大力宣传正确的观点。

目标是区分正确领导与错误领导的试金石。他在现实约束条件下做出的协调(包括政治、经济、财务或他人的约束因素等)是否与他的使命或目标相一致,就决定了他是不是一个有效的领导者。另外,他是能够坚持一些基本标准(并身体力行)还是自己可以违反这些“标准”,则决定了这个领导者身边是拥有忠实的跟随者,还是只有虚伪的趋炎附势者。

第二个要求,领导者将领导视为一种责任而非职位和特权。有效的领导者从不纵容下属,但是,当发生问题时,他们通常不会责怪别人。如果说丘吉尔在清晰地界定使命和目标方面为我们树立了领导的榜样,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军队总司令马歇尔则是通过承担责任进行领导的典范。杜鲁门的名言“问题的责任到我这里为止”仍然是对领导的最好解释之一。

然而,正是因为有效的领导者知道他(而不是任何其他人)要承担的最终责任,所以他不怕同事和下属能力出众。而那些“错误”的领导者则经常发动清洗行动。一个有效的领导者希望自己的同事有能力,他鼓励他们、督促他们并且赞美他们。由于他要为同事和下属的失误最终负责,所以他将同事和下属的胜利视为自己的胜利而不是威胁。领导者的个性也许很自负――麦克阿瑟将军几乎自负到了病态的程度;也许很谦逊――林肯和杜鲁门几乎有点儿自卑情结;但是他们都希望身边有能力出众、独立、自信的人才;他们鼓励同事和下属,表扬并提升他们。同样,艾森豪威尔将军在担任欧洲战区最高指挥官时也是这样做的。

当然,有效的领导者知道这么做也有风险:有能力的人通常都有野心。但他也知道,与领导一群庸才相比,这种风险要小得多。他还知道,对于一个领导者而言,最大的失败是在他刚去世或离职时,整个组织一下子就垮了。

有效的领导者知道:领导者最重要的任务是开发人的能力与远见。

必须赢得信任

对于有效领导者的最后一点要求是赢得信任,否则就不会有追随者。并且,领导者的唯一定义就是拥有跟随者的人。信任一个领导者并不一定意味着喜欢他,也不一定总是与他意见一致。信任是坚信领导者言行如一。我们所信任的东西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它就是诚信。领导者的行为和公开宣称的信仰必须是一致的,至少是相互协调的。很久以前我们就知道,有效的领导者不一定聪明过人,但他必定言行一致。